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最近更新 下载排行

    十二月三十一日

    作者:李佩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瘦了。
    在冬天来到的时候,天被冷风刮瘦了。雪是黑颜色的,雪下成了黑色,我看见白色的雪花在落地之后变成了黑色的脚印,天上落下的是人的黑色脚印。人们走在黑色的雪上,印出一片一片瘦瘦的带有粪便气味的痕迹。
    我也瘦了,我瘦成了一只眼睛。我是夹在一片树叶里的眼睛。我的魂灵躲在眼睛里,我的眼睛夹在树叶里,我就这样飘出来了。我已经不再是人了,我脱离了人的行列,成了一片长有眼睛的树叶。我是一片再生的树叶。白天,我在天空中飘,夜里的时候,我就睡在高高的电线杆上。我也常常贴在电线上睡,电线热呼呼的,电线上有很多话,那是城市人的夜话。
    我没有走,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我看着这座城市,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正在为“人头纸”忙碌,我知道他们是疯了,他们抢夺“人头纸”的时候已经疯了,所以,他们说的全是疯话。他们嘴里的舌头是经剪刀剪过的,我看见他她们正在排队剪舌头。报上说,现在城市里正在流行“剪式语言”。“剪式语言”是从南方流传过来的最新语言,“剪式语言”是通向“人头纸”的唯一合法途径,只有使用“剪式语言”的人才能赚取“人头纸”,于是人们全都争先恐后地去排队剪舌头。理发店也纷纷改为“理舌店”,我看见每个理发店门前都画着一个鲜红的、用火钳子卷起来的舌头。人们一个个大张着嘴,把舌头伸出来,让理舌员去剪,去卷,去熨。一剪二卷三熨后,他们就会吐出来一种卷舌音。卷舌音是一种金黄色的声音。他们用卷舌音说话的时候,会吐出一种半生不熟的豆子气味。他们的声音正由绿色向金黄色过渡,因为刚刚熨过的舌头有点疼,他们吐的只是一种半绿半黄的声音。这种声音很涩,这种声音吐出的叠词有一股黄绿色的猫尿味,因此,他们的舌头还需要继续修剪,三次修剪之后才能吐出标准的“剪式语言”,所以他们必须继续受疼……我知道他她们已无药可救。他她们继续受疼,是因为他她们无药可救。
    我看见了体育馆门前的那条马路,那条马路叫“丰收大街”。我看见“丰收大街”上围了很多的人,黑压压的人,他们像水一样在街上流来流去,我知道那是一些寻找气味的人。他她们把鼻子贴在地上,正在打探气味。他她们一拨一拨地围在一起,发出一种嗡嗡的苍蝇气味。他她们身上的苍蝇气味是冲着下水道的,我看见几个民警正蹲在下水道里打捞我的肉体,他她们看见我的一截一截的肉体时发出嗡嗡的叫声。一个红鼻子男人笑着说:“听说了吧?都听说了吧?那女人真狠,那女人是狠到家了。肉是咬下来的,那肉是一块一块咬下来的,她的牙真厉害!听说她安了一圈金牙……”一个蓝眼圈女人皱着眉头说:“我兄弟是刑侦队的。他说是斧子剁的。才十几岁一个女孩,值得用斧子,剁?听说那手指头都是一截一截的,也下得去手?八成是有外心了,有外心被那女孩发现了,不然不会这么狠……”有一个黑胃的男人说:“我知道,我知道。是用刀旋的,用小刀一刀一刀旋的。旋的时候那妞一个劲儿喊疼。那妞说:妈,我疼,我老疼。你猜那女人怎么说?那女人说:你忍住,忍一会儿就不疼了。”又有一个“乙肝人”说:“你知道个屁!那女孩有特异功能,她根本杀不死她。她是趁她睡着的时候下的手,用钉子把她钉死的。浑身上下钉了十二颗大钉,那钉子都钉到骨头里了。法医从骨头上验出来了,钉子上有黑印,肉上也有黑紫色印……”我看见人们都很愉快,人们愉快地说着、比划着。人们的声音里带着很多酱瓜的气味,人们的眼睛里也带有酱瓜的气味,人们的声音已腌制很久了,人们的声音和下水道里的腥味混在了一起……
    我看见了一栋一栋的楼房,看见了一个个房间里的事情。人们藏在四堵墙里正在脱衣,人们正一件一件地往下脱,人们回到四堵墙里才露出本相:人们的声音是从床上爬下来的,我看见了从床上爬下来的声音:“听说了么?一个女人把她亲生的女儿杀了!是用老鼠药药死的。先用老鼠药药死,后来又用斧子剁了剁……”
    我当然看见了新妈妈,那个使我脱离了肉体的女人。我看见她勇敢地(她仍然是勇敢地)站在监狱的铁门里,两手抓着铁门上的栏杆,两眼放出红色的光芒。我听见她在大声地向民警宣布说:“我是无罪的。人是我杀的,可我无罪……”她的笑声在牢房里满地滚动,声音仍然放射出一种紫葡萄的气味。她说:“杀人无罪,育人有罪!我说过了,我要走,我一定要走!你们谁也别想拦住我,没有人能拦住我……”
    新妈妈是在飞机场被抓的。新妈妈被抓时手里拿着两张飞机票。她本来是可以走的,她就要上飞机走了。可她要等的人没有来,她期望着能一起走的人没有来。她说,那是一个小骨头人,她要等的小骨头人一直没来。她把警察等来了,当她向远处张望时,警察走到她身边来了。这时她笑了,她笑着转过身来,说:“你们是来找我的吧?我知道你们是来找我的。我在等人,那人是一个小骨头人。我如果不等他的话,你们就找不到我了……”警察严肃地说:“你叫李月婵吗?”新妈妈扬起头来,说:“是,我是叫李月婵……”警察说:“你有谋杀你女儿的嫌疑。跟我们走一趟吧。”新妈妈说:“不错,人是我杀的。我害怕她的眼睛,我看见她的眼睛脑子眼儿疼,我把她的眼挖出来了……”当警察给她戴上手铐的时候,她又说:“能不能再等一等,我想看看那个小骨头人会不会来。我想他是不会来了……”
    我也看见了旧妈妈。我的旧妈妈曾为我的肉体哭了半天零一小时,她的眼泪湿了半条手绢。我听见旧妈妈一遍一遍对民警说:“她一直虐待我的女儿。我早就发现她虐待她。她用针扎她,她每次回来身上都有针印,她身上有很多针印。那女人是个狐狸精!她变着法折磨孩子。有一回我数了数,孩子身上有十四个针眼!孩子身上净是黑血点……我跟她要孩子,她就是不给。打官司这个狐狸精到处托人,到了我也没把孩子要回来。我知道她早晚要下手,可没想到她会这么狠……”我看见旧妈妈后来哭着去找“马+户”了。旧妈妈在他那里又哭湿了半条手绢,哭出了“月亮走我也走”的白色气味。她说她要与那个“无赖”离婚……
    现在旧妈妈已经与科长离婚了。旧妈妈再次光荣地与科长离婚。旧妈妈这次婚离得非常容易,她在离婚的过程中成了老同学“马+户”的情人,旧妈妈很主动地成了“马+户”的情人。旧妈妈也开始使用“狐狸牌香水”,她很快就成了“马+户”的情人。情人在“马+户”任职的法院里离婚,科长不同意也得同意。科长脸上的皮越来越厚了。科长曾当众尿在法院门口,科长喝了一斤半酒之后,尿在了法院的大门口!因此“马+户”以“流氓罪”判他离婚加十五天拘留。我看见科长在拘留所里坐着,他跟一个关在同一号里的诈骗犯学会了一个养鸡的“祖传秘方”,他说他出来后就去推销这个“祖传秘方”。我还看见旧妈妈与“马+户”时常在卡拉ok厅见面,两人坐在包厢里,喝着xo,共同回忆那条街上的粉笔字,在回忆中旧妈妈倒在了“马+户”的怀里。旧妈妈喃喃地说:“是那条槐树街吗?我记着呢。我一直记着那条槐树街……”
    我看见爸爸仍然在那个破碎不堪的家里坐着。他的肉身完好无损,可他的精气没有了,他身上的“涩格捞秧儿”味也没有了,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他周围站着的是一些民警,民警反反复复地问他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民警问:“你的女儿一直没在家住吗?”爸爸不吭,爸爸已说不出话了。民警又问:“你女儿身上有伤的事你知道么?”爸爸还是不吭。民警再问:“李月婵为什么要对你女儿下手?李月婵平时有什么反常……?”爸爸两手捧着头,只是重复说:“我记不清了,记不清了……”他的脑海里是一片亮丽的粉红,他脑海里一直晃动着那片粉红,在粉红里有一串一串的时间记忆,那里拴着许多“狐狸牌香水”的气味。可他的下边却有尿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渗……后来民警不再问了,看到尿水,他们摇着头说:“算算算,算啦。”
    我终于找到了老人的那颗鲜红如豆的心。我看见老人的心已经被卖出去了。老人的心被卖到了“皇太皇酒家”。那颗心如今正泡在一碗“烹心汤”里,一位穿红色旗袍的服务小姐正端着这碗汤往八号雅间里送,八号雅间的门上写有“春秋斋”的字样。老人的心在“烹心汤”里晃晃悠悠地被送进了“春秋斋”。我听见老人的心在油汤里一声声叹息,老人的心说:一个人为什么要成为另一些人的粪便呢?因为他有钱吗……而后是八双筷子冲上来,八双筷子轮番在那颗心上夹。他们一边夹,一边议论说:“听说了吧?咱这儿最近有个奇特的碎尸案,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被杀了。是她亲娘杀的……”两个小时后,我看见那八个人又轮番走进了厕所,他们每人在厕所里拉出了两个字,他们看见字后一个个惊慌失措地提着裤子跑出来,他们说:“历史,历史……”
    我看见陈冬阿姨的魂灵了。她的魂灵越来越小,她的魂灵小成了一个像纽扣一样的东西。她的魂灵是在寻找中变小的。我看见陈冬阿姨的魂灵在一些楼房的四周游来游去。她在敲门,我看见她是在敲门。她先是在敲那个瘦高个家的门,可她没有敲开。她仅仅是敲出了一股黄石榴的气味,那门里坐着一个胖胖的女人,那肯定是瘦高个的女人,那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正在吃一只黄石榴……后来她又去敲那个秃顶老头家的门。那个秃顶老头仅把里边的木门开了一条缝儿,没有开铁门。他隔着一层铁门问:“你是谁?”陈冬阿姨的魂灵说:“我是陈冬啊……”秃顶老头说:“陈冬是谁?这栋楼里没有叫陈冬的,你找错门了……”说着,“啪”的一声,木门也关上了。秃顶老头一边走一边对着屋里说:“名字好像有点耳熟。说是陈冬,你听说过陈冬这个人么?没有吧。我倒听说了一件新鲜事:一个女孩被杀了。听说那女孩跟她后爹睡觉,让她亲娘逮住了……”秃顶老头说话时心里正亮着另……件事情,他有了新的事情了……接着她又去敲那些要好同学的门,可她……个门也没有敲开,那些同学全都说不认识陈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陈冬这个名字。所以陈冬阿姨的魂灵仍然四处飘荡,无家可归。她一边飘一边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你是陈冬么?陈冬是谁……”
    我看见那个“背诵人”仍是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街上走。那人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身上穿着油乎乎的鸭绒服,顺着……条马路往前走。他是要去上班,我知道他就在那个五层旧楼里上班。我看见他正骑车穿过“丰收大街”,他在挤挤搡搡的人群中停住车间:“咋回事,围这么多人?”有人告诉他说:“这里杀人了!一个女孩被杀了……”他听了扭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杀了就杀了呗,人这么多,杀个把人就值得这么围着看……”我看见他是想得到一些东西,他一直想着要得到那些东西。他脑子里存着很多记忆的小钩子,他是想把那些东西钩出来。那些东西可以让他大声说话,他是为了大声说话才小声说话的。他小声说话的时间太长了,他一直渴望着能大声说话。他是在准备大声说话。所以他一边走一边背诵着那段话,他仍然在练习说那段话。他的舌头已经剪过了,他在排队剪舌头的时候仍不忘练习。他是改用剪过的卷舌音说那段话的。他说得还不够熟练,他正练习用卷舌音说那段话,他说:“中昂人人广锅电台、中昂念你台,男你池你你池男你你池……”
    我看见旧大姨了。我看见旧大姨正躺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输液。旧大姨不能说话了,她的嘴在动,可她说不出话来。她的一只手在白色的被子下面动来动去,而另一只手却像木头……样,硬出了拐棍的气味。她的脑海里有半边红色的液体在流动,在那红色的流动中跳跃着一些红色的日子,那些红色的日子里盖满了红霞霞的戳痕和一个男人的脸,那男人脸上有着戳痕一样的麻子。她不喜欢麻子,她喜欢的是红颜色的戳痕。她的日子装在一个个抽屉里,那是一些有红色印油气味的抽屉,可这些抽屉现在成了人家的抽屉,她没有抽屉了。她得的是偏瘫病,也是一种“抽屉病”,所以她半边能动半边不能动。她的话也只有半边,她只能说些半边的话。她的女儿(英英表姐)坐在病床边兴奋地告诉她说:“妈,三姨的女儿被她后娘杀了,是一刀一刀割死的……”她喃喃地说:“扌、木、尸……戈、目、可……丿、心、卩……”
    我看见旧二姨站在街头的烧鸡店里,正在跟一个民警说话。她的声音里沾满了绿颜色的细菌,她成了一个“细菌人”。旧二姨身上有很多细菌咬出来的空洞,那些空洞有五十八年的历史了,可她仍然站着,她活一天就卖一天细菌,她是靠卖细菌生活的。她不怕细菌。她用卖细菌赚来的钱养活了六口人,现在她又靠细菌让儿子骑上了摩托。她说她还要让儿子坐上汽车。可儿子跟她分家了,儿子坐上汽车之后就跟她分家了,儿子已经讨厌这种鸡屎味了。儿子搬到了花园小区的新房里,把旧日的鸡屎味留给了她。所以她总是流泪,她的泪拌在明油里在她的老脸上蠕动。她身上的细菌是明油喂出来的,带有一股热烘烘的滑腻。她脸上的笑也是明油泡出来的,看上去油浸浸地晃眼。她的声音也是明油浸出来的,带有一种破刷子的气味。她总是刷三道油,还要上色,所以她的声音里也藏着许多带勾的颜色。她说:“这事我知道,我早就知道那女人不是个好东西。她是跟我三妹子家的偷偷勾上的,先勾上后才离的婚。你不知道这女人有多狠。她经常把孩子关在屋里,不让孩子吃饭,还用针扎她,扎一身血窟窿……不是不管,她见都不让见,怎么管?我还给过她一个馍,有一回看她饿急了,我给了她一个馍……”
    我还看见了冯记者和杨记者。我看见冯记者和杨记者正在互相揭发。冯记者正在家里坐着,冯记者搬进了一个刚刚装修好的新单元楼。冯记者的声音带一股热烘烘的塑料壁纸的气味,那种气味是桔黄色的。冯记者坐在一片桔黄色里对警察说:“你说的那个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不错,好像见过一两面,是市报的杨记者给我介绍的。好像,好像,记不清是为什么事了……当然,他们很熟。他们来往比较多。这种女人我一般是不跟她们打交道的,档次比较低。再说,我也不经常在家,我的采访任务很重……”冯记者说话的时候身上的肉和骨头在慢慢地分离。他把肉卸在沙发上,我看见他的肉慢慢地堆在了沙发上,肉上散发着很浓的“延生护宝液”的气味……
    杨记者坐在派出所的长条椅子上,很严肃地对民警说:“李月婵?李月婵是谁?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名字……哦,哦,我想起来了。对,对,有这么个女人,是老冯介绍的,见过。见过是见过,没啥联系呀。我是管工商口的,见的人杂,三教九流的人都见过,人一多就记不住了。她跟老冯熟,不是一般的熟,他们经常来往,我在老冯包的房间里见过他们多次。老冯这个人仗着是省报的,啊,往下我就不便多说了……”杨记者说着,脸上出现了樱桃的气味,我看见杨记者脸上出现了一丝一丝的红色的樱桃气味,他的胃里也爬满了红樱桃的气味。
    我看着这个城市,我看着这个用颜色包装出来的城市。我看见人们紧裹在颜色里在街上行走,人们在颜色里走出花花绿绿的思想。思想是从胃里冒出来的,人们的思想开始从胃里一股一股地冒出来,从胃里冒出来的思想带有一呃一呃的酸气,酸气穿过“剪式语言”在街面上流来流去,流出一股股“人头纸”的气味,大街上到处都是“人头纸”的气味。报上说:这是个从胃里出思想的年代。我看见大街上流动着很多很多的“乙肝人”,我看见大街上也流动着很多很多的“钢笔人”,我还看见大街上流动着很多很多的“细菌人”。他们的声音在空气中流动,他们的病在空气中流动,他们一天天在相互传染。他们用他们的声音传染,他们用他们的病历传染,他们的病历就是他们的历史,他们的历史就是他们的传染源。他们在传诵着一个声音,一个城市的声音:一个女孩儿被杀了,你知道她是怎么被杀的么……
    我的眼泪掉下来了。我看见我的眼泪从天空中飘飘悠悠地落下来,掉在了一个孩子的小脸上。那是一个刚从医院里抱出来的孩子,襁褓中露着一个红粉粉的小脸。那孩子刚出生不久,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孩子。我看见这个孩子正在吮吸从天上掉下来的眼泪——我的眼泪,吸了眼泪的孩子从有病菌的空气里穿过,他竟没有被感染……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事情是拯救这些孩子。我能拯救的只能是这些刚刚出生的、没有历史的孩子。我的眼泪是从树叶上掉下来的,他们需要树叶的眼泪。我要把眼泪送给他她们,我只有眼泪……
    我要给那些刚刚出生的孩子施洗……

    十二月三十一日

    魏征叔叔的话:

    你听说了吧?你听说那件事情了吧?一个女人,为了跟她的情人同居,把她的亲生女儿都杀了……这就是女人的背叛哲学,女人一旦背叛起来是非常可怕的。这次我给你讲一讲女人,你知道女人是什么吗?你没玩过女人,你当然不会知道。我告诉你一个数字,你一一听这数儿你就明白了:168。我跟……百六十八个女人……

    我说,你最近是怎么了?你怎么老走神儿?嫌钱少是不是?原来一天给你五块,对不对?后来是按钟点给钱,一个钟点给你五块,这不算少了吧?你还不知足,打从夏天又给你涨到一个钟点八块。我这钱能是白给的么?我告诉你,四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可有的是!

    哎,你别走啊。你是不是嫌钱少,嫌钱少你说话。我给你透个底吧,我有的是钱,我有五六百万呢!你要是……咱再涨涨。我实话对你说,在这座城市里,我没有朋友,我也不敢有朋友。在生意上,我一个朋友也没有。我其实是拿你当朋友看了,因为你不会伤害我……

    你看,你别走哇!妈的,不就是让你听我说说话么。操!我拿钱让你听我说说话,你还咋的?鸡巴,你出外打一天工才挣多少钱?!

    哎,哎,别走,别走,今后不让你给我洗脚、搓背,光让你听我说话,钱给你再加一倍,行了吧?

    你说我是蛆?你敢说我是蛆?!好、好、好,我就是蛆。你别走哇。不就是让你听我说说话么。你说多少钱,你说吧!

    你别走,你别走。我都病成这样了,你听我说说话……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底色金屋李氏家族一个老兵的黄昏情绪八十一梦主角耶路撒冷王城如海万物停止生长时花腔

    城市白皮书: 十二月三十一日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李佩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佩甫并收藏城市白皮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