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最近更新 下载排行

    第946章 旷北之战,天下太平(终)

    作者:苏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沐临风借鉴大玉儿之时,大玉儿的身上已经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无奈,这也是形势所逼,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沐临风其实可以说是最了解大玉儿的人,此刻大玉儿是什么样的心情,沐临风也十分清楚,其实沐临风并不恨大玉儿,毕竟大玉儿的身份不同,更何况她还有自己的孩子,而且她的儿子是满清皇帝,所以很多事情不是大玉儿能左右的。

    沐临风如此冷淡大玉儿除了是对她上次利用自己的惩罚之外,还是要做给满洲其他的人,相信大玉儿几次下江南,北方的流言蜚语也定然不少,沐临风如此疏远大玉儿,反而是暗中在帮大玉儿,如今大玉儿带着福林站在沐临风面前之时,沐临风故意退去左右,大玉儿这些日子来的委屈,一下子涌了出来,无奈身边还有自己的儿子,不然只怕大玉儿早就奔到沐临风的怀中寻求安慰了,这么久以来,多尔衮一直忙于战事,自己脸一个谈心的人都找不到,有什么都只能往心里放,不管她的身份是何,她并经也还是一个女人,对于大玉儿来说,她真正快乐的时光,也许只是与沐临风在江南的相会,但是作为满洲的太后,她只能选择放弃。

    沐临风与大玉儿对视着良久,终于还是走到大玉儿身边,将大玉儿揽进怀中,大玉儿积压了这么久的委屈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在沐临风的怀中尽情的哭泣,这时完全也不在乎自己几岁大的儿子正站在那边诧异地看着自己与沐临风。

    辽东的战事在三日后打响,张献忠过了山海关,吴三桂渡过鸭绿江,两军集合之后,迅速的向辽东扩张,辽东的满洲人早就听到了河北地区的战事结果,也知道汉家军“留辨去头,留头去辫!”的政策,开始的确是奋死抵抗,但是吴三桂与张献忠是什么人?张献忠在四川之时屠杀了多少人?那是还是对汉人自己呢,如今对付满洲更是肆无忌惮,而吴三桂在东瀛之时,将整个东瀛几乎毁之一旦,东瀛本地人口急剧下降,也全都是吴三桂的“功劳”,沐临风之所以用这两个人,无非也就是想以杀止杀,以暴治暴罢了,不想着两人各怀鬼胎,却迟迟不能出兵,如今天下战事只剩那辽东一块了,他俩如何能再不卖力,有这两个“猛将”,虽然多尔衮骁勇善战,沐临风也不忌惮。

    比之辽东的战事,沐临风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整顿内务,先是迁都,北京自明成祖朱棣开始就一直是首都,南京一直是作为陪都存在的,之前是因为北京被满洲占领了,如今北京已经收复,那么北京作为首都也是理所当然的,必须提上议程了。

    但是迁都事大,也不是沐临风一句话所能解决的,还有好多相关事宜,必须与南京的那些官员们商议,沐临风即可调任天津水军都统为临时北京禁卫军统领,在自己离京期间负责京城的安稳,随即又急调洪承畴来北京,坐镇北京,总理辽东战事后,自己才放心的回了南京。

    这一次回南京,沐临风带上了大玉儿与福林,福林至今没有说一句话,沐临风清楚福林的性子,本来也就是内向无语的,既然大玉儿决定了放弃以前,以后一心一意的跟着沐临风,那么福林也就等于将会是沐临风的儿子了,大玉儿几次三番地让福林叫沐临风为爹,福林都没有叫出口,直到离京前一天,这才勉强叫了一声“阿玛”,沐临风点了点头,虽然不敢保证自己能视福林为己出,但是至少也不会亏待他,以沐临风对福林的性格了解,这一个满清唯一一个不愿意做皇帝的皇帝,所以即便留着他,只怕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威胁。

    德川家惠与田川美子对福林要比沐临风对他还好,毕竟作为女人,她们更清楚孩子想要什么,心里在想什么,大玉儿见德川家惠与田川美子如此对自己的孩子,心中自然满是感激,在回南京的路上,自然与两人话语就多了,一些,不想却与德川家惠、田川美子成为了知己。

    沐临风还没有回南京,王之桢与史可法率着一众大臣早早就迎在了南京城外三十里处,当沐临风的銮驾到达之时,众臣高呼万岁,一路簇拥着沐临风进了南京城,南京的臣民大多不熟兵法,自然不了解东北战事的内幕,在他们心里都是以为,张献忠与吴三桂无能,当今天子一去,东北的战事就立刻扭转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收复了河北一带,辽东的捷报也频频传来,南京的百姓更是对沐临风视作天人,而南京的大臣当中,只怕也只有史可法一人知道其中曲折,不过他也没有说给第二个人听,那写大臣自然也将沐临风视作真命天子。

    南京城里的百姓几乎倾巢而出,虽说辽东的战事还没有真正的结束,但是大势已经不可逆转,胜利就在眼前,所有百姓欢天雾地的出来迎沐临风,百姓虽然不懂得什么歌功颂德的词语,但是她们心里也清楚,中原这块土地上,已经近一个世纪没有安稳日子可过了,就不说满洲人的骚扰,内地的起义战争,光是那些明朝贪赃枉法的官员,就剥削了这些百姓整整一个世纪,向沐临风创造的这样的盛世,不敢说绝后,但绝对是空前的,试问古往今来,哪一朝的盛世,可以在连连战火中建立的?况且那还刚刚是盛世的开头,百姓虽然不懂得表达心里的想法,但是她们万分地清楚,自己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沐临风坐着龙撵,从北门进南京城开始,就接受着路道两旁的百姓膜拜,沐临风一边保持着笑容,一边向路道两旁的百姓挥手致意,一直到了午门,这才下了龙撵,进了午门,王之桢立刻走到沐临风的身边,想沐临风汇报近日来南京发生的一些事情,在杨宛与三木森的帮助下,已经找到了德川家隆以及暗青会的藏身所,在孔武与陈大寒两员大将的通力合作之下,彻底铲除了暗青会,同时还抓获了冯仁岙,以及查抄了暗青会的家资,陈近南也顺利的救回了。

    沐临风听到这里,欣慰的点了点头,这才微微一笑,这么多日子来,这总算也是一件喜事,说明孔武没有看错人,三木森对孔武看来也是动了真情的了,想到孔武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沐临风如何能不为他开心高兴。

    王之桢还禀告道,钟斌已经回南京赴任,史可法仍是安排了南京皇宫锦衣卫统领一职给钟斌,而孔武也在前日已经卸任,与三木森不知所踪。

    沐临风听到这里,停住了脚步,看向王之桢良久,心中却在想,孔武与三木森归隐了?这原本是自己想追求的生活啊,不过细想一下,孔武自从跟了自己后,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自自愿的,不过是为了自己与他的结义之情,一直在勉强为之罢了,如今他找到了自己的真爱,离去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孔武竟然没有等自己回南京,就离开了,莫非是怕自己鸟尽弓藏?沐临风想到这里,苦苦一笑,随即又想到,也许孔武是担心自己因为不舍,会百般留他,所以才不辞而别吧?事后想想,也许孔武等着自己回南京再来辞行的话,自己也许当真不舍他离去。

    想到这里,沐临风也就释怀了,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孔武也不例外,孔武如今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追求自己的生活去了,那么自己呢,自己在追求什么?

    沐临风进了奉天殿,接受百官朝拜后,立刻提出了迁都的议题,因为北京本来就是天下中心,中原首都,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反对,只是商议一些迁都的细节,当然了,这些细节问题完全可以交给史可法与王之桢他们去搞。剩下来的时间就是商议一些新部门的成立,除了之前的廉政署、农业部等等,沐临风又按照二十一世纪的政府部门,添设了十几个,突然沐临风的心中想到了一个职业,就是后世的城管,想到这里,沐临风不禁苦笑摇了摇头,暗道,还是别折磨这个时代的百姓了。

    在朝议中,沐临风站到王之桢与史可法后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自己之前请出山,后来因为吴行南京叛乱一事,又隐居扬州的复社首领张采先生,沐临风本以为张采愿意再度出山,不想张采却是来想沐临风辞行的,张采对沐临风道:“张某昔日一个好友徐弘祖不久前仙逝,留下一些琐碎的日志无人整理……而另外一个好友金采,给一个前人的小说做了一些点评,也在征求老夫的意见……老夫年纪已大,对于朝政之事已经是力不从心,剩下来的时间想就在书丛中度过了,求陛下恩准!”

    沐临风听张采如此一说,心中顿时一动,徐弘祖不就是那个中国著名的地理学家、探险家徐霞客么?已经仙逝了?哦,对了,历史上的记载徐霞客是1641年就去世了,如今已经快1643年了,之前竟然没有想起这个人,自己还真是无缘相见啊!那个金采也就是日后的金圣叹,他如今点评的书籍也许就是日后被毛爷爷评定为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吧?想到这里,沐临风微微点了点头,对张采道:“既然如此,朕也就不强求张先生了,希望张先生尽快编辑出徐先生的手记……对了,如果有什么资金方面的问题,尽快与王之桢王大人联系,他会鼎力支持你!”张采闻言自然是千恩百谢的退下。

    由于张采的一演,沐临风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自古文人清贫,这个时代的作家,诗人,都是清苦过日子的,沐临风立刻对王之桢道:“王大人,你立刻筹办一个文学会,要帮助那些有才之士,在他们困难的时候要激励帮助,不要小看小说、演义、戏曲这些东西,这些千百年后,恐怕就是我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文化瑰宝了!”王之桢立刻领命。

    几日后,辽东送来战报,吴三桂与张献忠已经收复了辽东,活捉了多尔衮,正在押解回南京,听后沐临风的处置,而也就是在沐临风收到了辽东战报的同时,沐临风发布了一道密令给北京的洪承畴,让他在吴三桂与张献忠回北京交差之时,秘密将二人抓捕,罪名就是他们在辽东的野蛮行为,一并将“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的政策全部栽赃给二人,让洪承畴秘密将二人处决。

    这日,沐临风收到一本书,名字叫《中华圣帝录》,作者竟然就是牛东门,沐临风随手翻了几页,看到开头沐临风就差点喷血,竟然把自己写的与以前的开国君主帝王一样,说自己降生之前,老妈身边围绕着七彩神龙,盘旋数日这才离去,然后自己诞生,沐临风看的不禁连连摇头,苦笑不已,暗想这个结局再如何不堪,也比让他们知道自己来自未来世界要强多了,随即又粗略的翻看了一下,书中将自己写的简直是绝无仅有的神人一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沐临风暗想这也许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吧,自己千辛万苦的来改造这个时代,不想这个时代还是如此的迂腐,不过好在让他欣慰的是,这个时代的经济已经发展了,想要一步到位是不容易,自己已经身心疲惫了,这些还是留给后世之君去改善吧。

    十五日后,多尔衮押送到南京,沐临风没有去看,也不想去看,对于这些历史人物,沐临风突然已经失去了兴趣,若是以往就听着多尔衮的名字,他也会去看一眼,沐临风只是让史可法监斩,将多尔衮与德川家隆、冯仁岙一起斩杀于南京皇宫前的午门广场,天下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就连德川家惠也没有因为德川家隆的死,出来找自己理论什么。

    又过半月,淮安送来消息,方甲航的第一道铁路已经开始施工,由淮安到扬州,方甲航奏请沐临风与南京的众官员在竣工之日前去淮安试乘火车,而张锡麟的电报工程也初见成效,基本可以运用,但是还需要校队调整。

    同时沐临风收到了杨宛送给自己的一封信,说亲眼见到冯仁岙死在刀下,虽不是她亲手所杀,但是亲眼所见,也算是心愿已了,如今她已经离开了南京,说若是有缘日后再见,会将自己的身世之谜告诉沐临风,若是无缘,那就权当自己与沐临风的相遇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沐临风看完书信,若有所失,杨宛这个神秘女子,最终也没说明白,来的时候很突然,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了,走的时候也是如此,只留了这么一封书信,沐临风怔怔地看着书信良久,这才想起自己委托她照看郑惜玉的事,不过如今要找杨宛,只怕再也不能了,沐临风暗想,看来与郑惜玉再见也十分渺茫了。

    沐临风回到南京一个多月,都没有时间回后宫休息,待处理完这些政事后回到后宫,不想自己所有的女人都不在自己的寝宫,沐临风询问了几个太监宫女后,才知道所有的女人都去了朱媄娖的寝宫,沐临风不知道这些女子在搞什么,立刻摆驾而去一探究竟。

    沐临风刚到朱媄娖的寝宫,就听到一众女子在寝宫里有说有笑,不亦乐乎,沐临风见状微微一笑,自古老婆多了事就多,争斗也不休,不想自己这么多的女人竟然能如此融洽的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眷顾。

    沐临风示意朱媄娖寝宫外的宫女太监不要回报,自己径自推开殿门而入,沐临风刚刚踏进寝宫,就见所有女子都停止了说话,看向自己,沐临风定睛看去,却在众女子的身影中,看到了郑怜香,心中一动,不禁看的有点发呆了。

    郑怜香手中抱着孩子,一见沐临风进门,早已经是泪流满面,沐临风连忙上前搂住郑怜香,问道:“怜香,你怎么回中原了?”

    郑怜香啜泣了良久后,这才告诉沐临风,原来在沐临风御驾亲征的时候,龙清云就已经坐船南下去了澳洲,将她们母子带了回来,沐临风闻言笑道:“还是二哥知道我心意啊!”说到这里又问道:“对了,岳父岳母大人呢?还有二个和香香姑娘呢?”

    郑怜香闻言脸色立刻又黯淡了下来,良久后这才道:“父亲知道了一些南京郑家的事情后,沉默了三日,最终决定留在澳洲,目前自然也是跟着父亲留在那里了!”说着这里顿了顿后,这才继续道:“香香姑娘知道他父亲的消息后,伤心万分,龙二哥也决定留在澳洲陪香香姑娘,不过他们也没说回不回来,也许香香姑娘想通了就回来,也许龙二哥与香香也会与我父母一般,长居澳洲了吧……”

    沐临风闻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郑怜香怀中的孩子,随即抱起来,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沐临风亲了亲女儿的脸厚,又交给了郑怜香,心中却是百般的郁闷,孔武离自己而去了,龙清云也留在澳洲了,如今自己身边岂不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么?

    钟南屏似乎看出了沐临风的心思,立刻抱着儿子走到沐临风的身边,安慰道:“夫君,虽然孔大哥和龙二哥都不在这里了,但是他们也都有了自己的爱人,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小家庭,你应该为他们高兴才是啊,更何况夫君你也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姐妹呢!”

    钟南屏说完此话,所有的女子否附和一声,走到了沐临风的身边,沐临风看着自己的这些老婆们,还有即将成为自己的老婆的女人,脸上逐渐露出了笑容,长叹一声后道:“不错,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还有你们,有你们相伴,我沐临风此生无憾了!”

    董小宛一人坐在那里,看着沐临风与众女子亲热,心中百般不是滋味,暗想,自己与沐临风其实也算早有婚约了,自己也孤单了这么久,莫非以后就要将终身托付给眼前的这个男人了么?

    马湘兰此时看到董小宛那一人黯然,走到董小宛的身边坐下,握住董小宛的手,轻声道:“小宛妹妹,虽然我不能为你做主,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选择沐临风绝对不会有错……如今你也该给自己做个决定了!”

    董小宛这时转头看向沐临风,只见沐临风正搂着中女子说笑,不时还抱起孩子,俨如一副慈父贤夫的摸样,自己的心砰然一动,脸上顿时有了一片樱红,随即低下了头,握着马湘兰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马湘兰却已经看出了董小宛的心思。

    另外一边的李香君与柳如是两人也端坐着,看着沐临风与他众老婆夫友妻恭,一副祥和的气氛,李香君这时低声问柳如是道:“如是妹妹,我问你的问题,你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吧?”

    柳如是闻言脸上一红,低头不语,李香君立刻握住柳如是的手,小声问道:“如是,究竟你是怎么想的,你得告诉姐姐啊!”

    柳如是脸色更红,还是不答,李香君连问了几遍后,柳如是这才低声道:“姐姐明明知道妹妹的想法,还故意如此羞辱与我!”

    李香君闻言嘻嘻一笑,这才握紧柳如是的手,道:“那么妹妹是当真选择好了?”柳如是微微点了点头。

    沐临风与众女子嬉闹了一番后,这才想起了郑惜玉,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将郑怜香拉到一边,这才问道:“怜香,你们在澳洲有没有见到惜玉,她是不是很早就回中原了!”

    郑怜香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道:“在澳洲之时,我就见过她了,不过他后来突然失踪了,我本以为她是故意躲我,待回南京后,这才知道她早就回来了……”

    沐临风心中一叹,看来杨宛说的全是真的,郑惜玉真的就在南京,自己委托杨宛照顾郑惜玉,也不知道郑惜玉如此在哪?想到这里,沐临风心中一酸。

    沐临风见众女子又开始嬉戏,玩耍着自己的儿女,看在眼里,心中却愈发的思念郑惜玉,独自一人走出了寝宫,徘徊在后宫的花园之中,夜幕渐渐降临,皎洁的月光洒在沐临风的身上,沐临风浑然不觉。

    却在这时,突听身后一人道:“你在想什么?”

    沐临风心中砰然一动,猛然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道倩影,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虽然光是声音,沐临风已经认出了是谁,但是尚未看清,心中还是不敢肯定,不断地在问自己,真的是她么?

    (全书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世界两侧一地鸡毛英国情人阿难孔雀的叫喊鹤止步上海王火狐虹影绿柚子饥饿的女儿

    妻妾成群: 第946章 旷北之战,天下太平(终)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苏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童并收藏妻妾成群最新章节。